CA88_ca88手机登录入平台_ca88登陆唯一官方网站

⚽CA88_ca88手机登录入平台_ca88登陆唯一官方网站⚽–备用网址【LD688.TOP】最美荷官在线互动登录,世界杯滚球,注单秒确认,热门赛事秒结算,独家滚球助您嗨翻全场!

NBA总决赛2014赛前记:命运与历史联手布置的重聚以及他们的承诺

NBA总决赛2014赛前记:命运与历史联手布置的重聚以及他们的承诺

东西部决赛开始前,我正忙着预备去北京。某编辑老师惯例问我:猜一下比分。我在车上手写微信答:刺热。两个4比2。

到北京和这位老师见面时,马刺正2比0领先雷霆,热和步行者打到了1比1。我们在建国门外永安里吃饭时聊到这茬,该老师认为马刺已经夺冠了。“现在没有哪支球队打着马刺这水准的球。”

到我回巴黎后一周,总决赛对阵也出来了。人家按例来要总决赛比分。我说我得想想。想两天后,我给了个4比3,而且按例把我想的场次数给人听。

——2011年,某报纸让我猜小牛和热谁赢,我说了4比2,而且还列了细则:热一,小牛二抢回主场优势,小牛三取到领先,热四,小牛五赢下天王山,小牛六。结果第三场热取胜后,我觉得自己猜错了,因为很难想象1比1后输掉第三场者还能逆转,但小牛逆转了。

马刺赢第一场,热赢第二场(因为热太擅长先输一场然后抢回主场优势了);马刺赢第三场(也可能是热赢第三场;但如果热真的赢了第三场,最后基本就是热4比2取胜了),热第四场。总之吧,第四场往后,大家各自取自己的主场。马刺4比3热。

上一次连续两年总决赛相遇的球队?1997-98,公牛vs爵士。很巧,当日的乔丹和今日的勒布朗一样想三连冠,当日的爵士拥有当时史上最好的大前锋——一如今日的马刺拥有今日史上最好的大前锋。

再上一次?1988年往后的湖人vs活塞,1984-85年的湖人vs凯尔特人,1982-83年的湖人vs76人。确切说,就是魔术师+天勾轮流PK东部诸位:J博士、伯德和刺客们。也就是传说中的“宿敌们”。

勒布朗以前的累世宿敌,包括活塞和凯尔特人;邓肯以前的累世宿敌,包括鲨鱼、科比、纳什和德克。而他们之间,其实没那么多因缘。2007年的相会更像惊鸿一瞥命运安排,但2013和2014年,忽然之间,他们就成了天勾vs伯德般的因缘。

你知道:魔术师和伯德,其实总决赛相遇也不过三次(1984、1985、1987),而已。

去年的总决赛已成传世经典。悬念、故事、大扫荡、平民球员的历史记录(丹尼-格林)、跌宕起伏的关键球(第一场帕克的压秒投篮,第六场的神话逆转)、巨星级的统治演出(第六场的邓肯、第七场的勒布朗)、一应俱全。如果需要写备忘录,很简单:

总决赛前五场,丹尼-格林是最耀眼的存在——因为马刺华丽的转移球,因为热的夹击策略,因为他火热的定点三分手感。热在第六、七场控制了格林,代价是不夹击内线,被邓肯统治禁区。斯波厄斯特拉一定会记得这个。

吉诺比利的转移球和持球突破为马刺直接赢下第五场,但也因为他的失误,让热赢了第六场。波波维奇一定会记得这个。

虽然帕克在第一场投中了关键的准制胜球,但热可以全系列控制他的效率。双方都心知肚明。

马刺始终用足了“让勒布朗和韦德远投”的策略来锁死内线,这套路限制勒布朗长达六场半,直到第七场勒布朗和巴蒂尔一起找到远投手感。

斯普利特不适合这个高速往返的系列赛,至少不适合与邓肯同时在场。相比他,迪奥更适合与邓肯一起在场。波波维奇一定明白这个。

这是当下两支最浑成的球队。常规赛,热的命中率联盟第一,马刺第二,而马刺三分率第一。在有效命中率(eFG%)环节,热联盟第一,马刺第二。季后赛,还是热命中率第一,马刺第二。

虽然细节不同,比如热单打更多、更依赖定点投篮,马刺挡拆更频繁,但双方都有多样而华丽的进攻效率,都依赖阵地战的有效传递制造空位投篮,依赖三分球,都不太拼突破、罚球和前场篮板,都没有明显弱项。

实际上,如果2011年热vs小牛,还可以描绘成“三巨头带队vs老将默契射手群”的话,今年这么说已经过时了。2014年的热,已经没有2011、2012年那么强大的星球战队火力。2012年东部半决赛第四场勒布朗+韦德合计轰下70分27篮板之类的事儿,不太会复见于今日了。但他们变成了一支更慢、更坚韧、更绵延的球队。实际上,本季热是联盟第二老的球队,马刺第四。顺便说句:联盟第一老的球队,拥有足以跟他们媲美的顺滑套路,也是他们两队共同的宿敌和试金石:达拉斯小牛。

帕克的状态也许不在巅峰,但马刺其他环节,无一例外比去年更强——吉诺比利刚亲手屠宰了雷霆;莱纳德和格林进步了;马刺替补多了帕特里克-米尔斯和贝里内利;迪奥的状态泛着妖气。他们拥有当世最好的转移球,最圆润的体系和最惊人的厚度。淘汰开拓者和雷霆的两战后半段,帕克都不在,但不妨碍马刺直接解决问题。

热则更加浑成。勒布朗依然是勒布朗,韦德比去年健康了。巴蒂尔和哈斯勒姆都退步了,但在对步行者系列赛中间段,他们找到了刘易斯,于是立刻一鼓作气击溃了步行者。实际上,现在的热,只需要在查尔莫斯+勒布朗+韦德+波什之外,找到一个能投篮、能守守内线的长人,不管是刘易斯也罢,是巴蒂尔重新找回手感也罢,都足以让他们继续纵横无敌。

热在2012年总决赛先输第一场,第二场撤下哈斯勒姆,摆出了勒布朗+查尔莫斯+韦德+波什+巴蒂尔的首发,然后连扫四局。

热在2013年总决赛先输第一场,大分1比2落后之后,摆出迈克-米勒首发,之后4比3翻盘。

2014年东部决赛,热用巴蒂尔首发,先输一局,之后换哈斯勒姆首发,再换刘易斯,4比2晋级。

热总是如此。过去三年,他们先后找到了米勒、巴蒂尔和刘易斯,确切说吧,就是一个能投篮、能拉开空间、不会被对手在内线整垮的首发前锋。进攻端拉开空间,防守端可以填填场面,然后局面全开。

一如马刺找到了迪奥这个空间型4号位stretch 4万金油似的。但热还有个优势:他们不需要自己的这个新前锋去填内线,只要能守对方一个谁就行——因为勒布朗可以守任何位置。

这是勒布朗如今,最可怕的存在价值:他可以守任何人,而且因为他的存在,热可以摆任何一个“防守还凑合,进攻投篮+拉开空间”的家伙上场。

只要让热找到这么个拼图射手,摆出小个阵容,任何对手都会被摧毁。现在,这块拼图可能就是刘易斯。

马刺很忌惮热摆出小个阵容。须知马刺最忌惮的,就是外围广域火力威胁:去年总决赛,他们是依靠收缩禁区、放勒布朗和韦德跳投来保护内线的,但总决赛第二场,还是输给了查尔莫斯的挡拆中投;今年季后赛对小牛,他们也被哈里斯、埃利斯、卡特、卡尔德隆们修理得不善;对雷霆,雷吉-杰克逊首发也让马刺焦头烂额过。

而不让对手摆小球,很简单:灰熊对付雷霆时,总在场上保持两个内线攻击威胁,让雷霆明白摆小个就是受死。

马刺这边,邓肯+另一个内线(很可能是迪奥),必须压制波什+另一个内线(很可能是刘易斯)。一旦马刺能靠禁区的攻击力,逼迫热不打小球阵容(比如派上安德森来保护内线),马刺就占了先手。

经过上季总决赛前五场的惨烈教训,热一定明白,不能再放任格林们为所欲为。实际上,本季以来,逢格林单场三分球命中3个以上时,马刺25胜1负。

因为格林是个非常纯粹的家伙:进了三分线就没啥威胁,上个篮都能千难万险,一切的进攻手段就是空位投篮,最多加个追身远射。他火力一开,意味着马刺球转移顺了。热最憎恨这点。所以,上季总决赛六七场,热宁可让邓肯内线像机甲战士拆怪兽一样捏波什,也要锁死外围。

对步行者的后五场他们占据主动,就在于他们放弃了招牌的“夹击持球断头台”防守,边路照样夹击,中路却改延阻。你可以说他们老了,不像2012年了,外围夹击不动了,但此举让他们减少外围压迫性的同时,多了防守的韧性——于是步行者整个系列赛后半段,完全倒不出空挡,只剩单打了。

对马刺而言,今年的热不会再像去年那么呆萌的夹击,让他们随意刷三分了,于是攻坚的压力会变大。当无法单靠挡切传制造投篮机会时,帕克、邓肯、迪奥甚至莱纳德,都得尽力往内线去。常规赛马刺对热第二战,马刺使了许多次的“挡拆外切连高低位传球”敲开局势,但这还是仰仗着热的夹击式策略,而现在,热多了一套备用方案。

反过来,马刺也得琢磨对付热的套路。上季用来对付勒布朗和韦德的“收缩弱侧、绕过掩护、锁死内线”策略在总决赛后半段被破了,今年还能这么用么?马刺也很明白,跟热铺开一对一单防,永远是死,所以波波维奇一定会选择放热的某个人,来局部施压——而这个人是谁,就看波波维奇临场心情了。

刘易斯/巴蒂尔/哈斯勒姆和迪奥,在这个系列赛的地位是类似的:进攻端竭力拉开空间,多一个出球点;防守端尽量让对手陷入“怎么搞不定这个点”的对位眩晕。迪奥的优势是:这货今年背身状态极佳,打雷霆晋级战简直像弹跳归零的巴克利,热很难找出一个家伙完全按住他;如果让勒布朗来守迪奥?马刺的战略计划就成功了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迪奥就是这个系列的秘密武器——一如对雷霆后两场的邦纳似的。

当然,打到系列赛后半段,贝恩斯和奥登也可能先后出笼。甚至贝恩斯可能在前两场就亮相——你不能小看波波维奇的恶趣味。

帕特里克-米尔斯有机会和去年第二场的查尔莫斯一样,制造点嘈杂之音。他是一个热真正陌生的点。他可以单打,可以卷起一个10分左右的小高潮,而且防守时如疯似魔。实际上,因为有他在,马刺后卫线比去年多一点选择。吉诺比利会很喜欢这点的。

斯普利特的防守不必担心,实际上,他这个系列赛的主要任务是:积极内切,找前场篮板和内切得分,以及快速退防。实际上,如果马刺真的决定用欺场放投策略,很可能就是让他主控内线,兼防波什。

波什这个系列赛,会非常痛苦,任务之重,仅次于勒布朗。他很可能是热唯一的在场真内线,很可能需要在延阻、篮板、内线单防方面长期对垒邓肯;进攻端,如上所述,如果波波维奇必须放一个谁投篮,波什的中距离是首选——今年常规赛两场,马刺都选择让波什投个痛快了。实际上,当波什在防守端被榨干体力、进攻端只能做等球射手时,他自己会瘫软消失,而那是马刺最希望制造的局面。

丹尼-格林,如上所述,代表着马刺的势头。贝里内利更聪明,甚至也许更准,但他的运动能力不足以应付这个系列赛的绞杀战,只能在追杀时出来投,所以马刺的外围,依然是看格林。尤其是,这个系列赛,韦德的膝盖会比去年健康。

莱纳德的职责和波什一样沉重:一如热只有波什一人可以对位邓肯似的,马刺只有莱纳德可以对位勒布朗。格林和吉诺比利对位杜兰特那样的事儿,对勒布朗不行:勒布朗会直接用坦克身躯碾压掉他们的。如是,只有莱纳德一人可用。值得注意的,还有莱纳德的进攻端。如果热能够保持莱纳德做个定点射手,马刺的进攻也就完了——意味着帕克会被累死。莱纳德得做些让勒布朗没法离开他、一远离他就得付出代价的事儿,比如背身碾压热其他的对位者,比如内切。

他去年总决赛对位勒布朗,堪称史上初出茅庐年轻人的典范;但自那以来,他总有些奇怪。你看得出他技术方面的进步,他的背身、中投和持球单挑偶有施展,让人诧异“你明明会啊,怎么不打呢”?实际上,莱纳德只有在防守端、抄球反击和前场篮板时才杀气十足;但让他持球单打时,他总是有点“我不想犯错误,宁可自己抓篮板,还是你们来吧”的姿态——这有点像以往的塔什-吉布森。这方面,保罗-乔治从2013年开始拥有的狂气,是个好典范。乔治对位勒布朗时的声势俨然就是“我不是想牵制他,我就是和勒布朗等级别的球员”。

帕克的健康是这个系列赛的关键,已经被媒体说过太多次了,无须多言。事实上,他依然是马刺首席攻坚武器。

防守端,他相当于马刺的莱纳德——如果让他抄到球、抓到篮板并跑起来,己方球队自动带起一波高潮;进攻端,他很可能是热若干个远射点支援下,唯一的中距离游动者(勒布朗会偏重在腰位和高位指挥出球)。他和帕克一样,得保持热队的“日常分”供应,而且他还带着一个属性:他的偷下上篮和丹尼-格林的远射一样,自带引发球队势头的属性。

去年总决赛,吉诺比利在第五、六场的表现足够证明了:只要他的传球纵横捭阖,马刺连饮水机都能活起来兴风作浪;只要他的传球找不到人,马刺立刻只剩单挑。

某种程度上,邓肯和帕克保持着马刺的下限,吉诺比利决定马刺的上限。他是本系列赛唯一能和勒布朗媲美的指挥官,是马刺真正火力的构建者——确切说就是第一节后半段+第二节前半段氛围的保持者。今年他多一个额外的任务:鉴于他的蛇形上篮有恢复之势,他的上篮手感会直接决定热敢不敢长期用小球阵容。对雷霆系列赛,每当雷霆心痒痒试图打一大四小时,马刺就放个吉诺比利出来。

总决赛从多年以来的2-3-2改制为2-2-1-1-1,好坏众说纷纭,但有一点能确定:比赛节奏将为之一变。握有主场优势的球队可以减少一口气连打三个客场的压力,而他们的对手则有机会在第六场打回主场。主客场各有利好,但归根结底,是对套路更多、单场之间做调整(并非赛中调整)更迅速的球队有利。

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:热迄今三次总决赛,输掉第一场的两次,都夺冠了;赢第一场的那次,输掉了。

如上所述,热非常擅长“丢掉第一场,然后第二场迅速调整,抢回一个主场”。这简直是他们的看家戏码。2011年对公牛、2012年对雷霆、今年对步行者,皆如是。

所以,马刺2比0顺利拿下前两场,将会非常艰难。自从勒布朗去到迈阿密以来,热从来没有0比2过。他们的第二场反击实在过于凶猛。对马刺而言,胜机也就在于三场下来能拿到2比1。

1960-69,拉塞尔在鹰和湖人身上,完成了四次“去年归我,今年还是归我,你边上玩儿去!”

1999年以来,鱼主席代表着一个宿命:要么他夺冠,要么击败他的人夺冠。主席才是真正的颁奖之神。

数据说:勒布朗正在打职业生涯效率第二高的一个季后赛,仅次于他那为所欲为的2009年。每场38分钟里27+7+5,命中率是可怖的56%。甚至罚球率都有81%。甚至对网还打出了一场49分。

他还是很随心所欲收放自如,而且在应激性方面更敏锐了。比如,皮尔斯挑衅他,他拿了49分;史蒂文森挑衅他,他立刻干掉了史蒂文森。在需要解决问题的场合,他随叫随到。

拿到两个常规赛MVP、拿到两个总决赛MVP,然后在第三年丢掉常规赛MVP,然后在总决赛拿到三连冠——这种事,乔丹做到过两次,勒布朗正在朝他的第一次进发。

非常非常像。实际上,他也已经完成了得追溯到伯德和魔术师时代的连续四次总决赛之旅。

另一面,邓肯季后赛每场33分钟里17分9篮板,命中率51%。数据上,他还是保持一贯水准,进攻效率甚至是2006年以来最高。实际上,对雷霆晋级之战,他硬生生把球队托了过来。当他强硬的单打伊巴卡时,雷霆除了费舍尔外,都有些应对不及。你没想到他会这么打。

2013年,邓肯和勒布朗,伯德之外荣耀最多的两个前锋,时隔六年聚在一起了。这好像命运的游戏:德克、邓肯、KG、拉希德这些伟大大前锋们,轮流玩勒布朗,都轮过一遍后,邓肯来收尾。

他一定也知道,只要这次击败邓肯,这就真是他的时代了。邓肯所允诺的“未来是你的”,才能真正兑现。反过来,马刺拿到这个冠军,1999-2013,邓肯这跨越三个世代的冠军旅程,只有天勾的1971-1988跨度可比——而且,天勾1971和1988那两个冠军,还是在雄鹿和湖人分别拿的。

有一句话,不如邓肯对勒布朗说的那句有名,但值得一提。雅虎体育的沃伊纳罗斯基先生,2007年夺冠之时,曾问过马刺的老板霍尔特:

这是乔丹和魔术师以来,最重量级的一次,两个时代的伟大球员交接对决。而始作俑者,一半是莱利,一半是霍尔特和波波维奇:前者的野心和后者的坚持,才有勒布朗和邓肯如今,为了给时代命名的重逢。

这么说吧:如果今年他们俩任何一人夺冠,那么到2016年NBA七十周年,如果要评选史上最伟大前锋时,就可能从此坐稳。尤其是勒布朗,他将得到一切。

——上一个在合同年,面对类似的,全世界皆知的巨大期望和恐怖压力的,是1996年的乔丹(复出首次季后赛被鲨鱼干掉,需要重新证明自己)和1998年的乔丹(最后的舞蹈)。那两个合同年,乔丹撑过去了,于是1996年夏天签了一年3000万,1998年从此封了神:利与名,美元与荣耀,都是赢家通得。压力越大,回报就越大。

千万不要改变阵容,千万不要拆掉这支球队。就保持着这样子,再来一遍。再来一遍。

实际上,比起2011和2012年,今年夏天,波波维奇要动的手术很小。他只需要找到内线轮换,再把贝里内利镶进去,就可以继续发展了。2013年总决赛已经证明,这是支有实力冲击冠军的球队,你没必要大做修改,只需要保留这一切,细节处微调,然后希望下一次,运气好一点。

上季总决赛第七场,是意大利时间凌晨。我当时在威尼斯朱黛塔岛南,临亚得里亚海的一艘船上。凌晨时分,我在甲板上,用笔记本借着wifi看网络直播。到下半场时,另一个客人——后来他说他是哥伦比亚人,是吉诺比利的球迷——陪我一起看完了比赛,一边随着浪摇(我有些晕船),还一边喝白葡萄酒。比赛结束后,他很安静的想着什么,我用笔记本敲字。到天光要放亮、海面开始波光浮动时,他用很磕巴的英文跟我说:我有种感觉,马刺会复仇的。

他想了会儿,又说:复仇不一定要拿冠军,但一定要干掉迈阿密,那才是你所称为的“复仇”。

吃早饭时,他好像又想到词了,叼着火腿卷,特意跑到我这桌,跟我说:我现在想起第六场都还很难过,他们一定也很难过。所以他们一定要复仇,不然他们就会一直这样难过下去的。

我当时听他说时,没有想那么多。但后来,我慢慢理着头绪,想着:也许这就是2013年总决赛对马刺真正的决定性影响。

帕克在欧锦赛期间,都承认他在想着第六场;就这件事如芒在背,催着他拿了欧锦赛冠军。

他们每个人都曾经看见冠军已在手边,又亲眼看着冠军滑脱。总决赛成了他们的魔咒,必须迈过去似的。

上一个类似的例子:1988年,活塞终于击倒凯尔特人,进总决赛;第六场,他们有机会夺冠,第三节刺客脚受伤,依然单节轰下25分;比赛到最后一分钟时,活塞还领先3分,当时板凳上在集体呼喝“还有一分钟!”连解说员都说“冠军离57岁的查克-戴利教练还有一分钟!”

后来发生了什么呢?湖人在最后一分钟逆转,死里逃生;第七场沃西打出统治级表现,而活塞最后丹特利和微波炉鬼使神差;湖人险胜夺冠。下一年,活塞暴怒了,变得从所未有的强大:他们夺了冠军,然后是1990年。

马刺队史上,不是没经历过“神奇的倒霉时刻”。2004年他们遭遇了鱼主席的0.4秒,但2005年,他们夺冠了;2006年对小牛七番大战,吉诺比利最后时刻神奇犯规,但2007年,他们又赢回来了。这像是马刺的一个保留节目:他们总会遇到神奇时刻,然后下一年就满怀不甘,“没理由啊,不行,我们必须再来一次!”

在此之前,他们也许都忘记超级马里奥是个多么好玩的游戏了,但2013年夏天,总决赛的历程让整个马刺的轮换确定了,角色分明了。季后赛里,马刺可以说是越打越好,遇强愈强。他们的斗志被点燃了,几乎要成功了,但最后又被熄灭了。这种经历能让邓肯、帕克、吉诺比利们回忆起曾经对冠军满心期待时失望的苦楚,能够给格林和莱纳德们来一个失恋初体验。也就是这种痛苦,会成为他们真正的动力:

所以:虽然2013-14季,西部的对手们依然很强(快船补厚了,勇士得到伊哥达拉了,火箭要崛起了,雷霆只等威少爷归来,灰熊依然皮糙肉厚),而且未必再如2013年那样伤病累累,但圣安东尼奥马刺依然保有他们的优势:没有任何球队的斗志能有他们那样炽热灼人,因为他们所经历的心情起伏,所背负着的痛楚,NBA历史上都罕有比肩。

实际上,我越往细想,越觉得热4比2的概率比我想象中大很多。但我还是按着马刺4比3这么想的。因为邓肯在淘汰雷霆之后说:

——当然,先前我们听过类似的承诺。1987年夺冠后,莱利说“我保证我们明年再夺一个!”2010年,勒布朗和波什初到迈阿密之后,那段“很多很多个”。

——但邓肯以前从来没这么说过话。是什么样的动力,驱使他返老还童干掉雷霆,然后没等开赛就这么说呢?

对这个很少直接承诺的、已经被写进历史的人而言,他对命运承诺了,我就只能相信他。

邀我答题的诸位抱歉了。这篇其实先发到答案去的,可是一发出去,因为涉及某个年份,哈哈哈哈又被审合了。

发表评论